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最新香港免费资料 > 太仓的雨和太仓的鱼

http://fashionaility.com/zyqyhs/193.html

太仓的雨和太仓的鱼

时间:2019-08-15 20:54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太仓的雨和太仓的鱼

  2019年06月10日 04 :文艺副刊 稿件来历:松江报

  隔着南园饭馆二楼玻璃窗,看下去即是南园了。窗外是春雨春景,桌上是春茶春酒。用春意盎然来描述,得当了。

  又有甘旨奉上桌来。像是红烧狮子头,不外它是扁状的;像是素鸡,不外它的表皮不似素鸡光洁。有几个美食家都显露了目生的眼神。不待客人困惑,仆人说,这是鲚饼。鲚?我熟悉,我也喜好吃。体态像凤尾鱼,可是没有鱼子,鱼刺更多;从来就是油炸,把鱼刺都炸酥了。从未传闻过鲚能够做成饼,鱼刺怎样办?

  好几回春天去太仓,老是雨天。本年在太仓,去南园途中,晴和朗着,踏进南园,雨也就前后脚跟着来了,初时雨像是害羞,任你不带雨具园中踱步,过尔即是靡靡而来。我随手一拍南园雨景,发在伴侣圈,倒是有未能同业的伴侣评论道:仿佛每次到南园老是下雨的。说得有点奥妙了。

  江南雨是多的。若是行色渐渐,也当是烦雨的。不外进了南园,似乎雨水是在和你游戏般地约会,竟然对雨是有莫名的等候了。细雨时,那就是毫无忌惮的,小桥流水有春雨相随,很是惬意。雨慎密了,也就是那么几步罢了,便能够沿着回廊穿行,人在廊下走,目向园内寻。再走上几步,便到了寒碧舫,这是我最钟情的。寒碧舫俗称“旱船”,文人雅士称其为“不系舟”或“舟而不游轩”。或枯坐于舫,喝茶听雨,或立于“船头”,收纳着园内山川花卉、桥亭廊台的气味;再回眸“寒碧舫”,这是明末清初太仓大诗人吴梅村所题,很天然想到了杜甫的名句:好雨知时节,当春乃发生。

  鲚饼也就是如许做出来的吧。鲚的刺剔除了吗?仆人说,鱼刺有养分,没有剔除,就在鲚饼里,吃起来,会有沙沙的“骨”感,却不会“遇刺”,鲚都剁碎了。鲚吃过良多年了,可是软扑扑的红烧鲚饼,是第一次尝鲜。

  还尝过很是出格的鱼汤,糟鱼汤。不是在南园,是在太仓状元坊。草青背脊切成寸方的一块块,加上韭黄,木耳和太仓的糟油,用伴侣的微信评论——简单的配料成绩一碗清新的糟鱼汤,阴雨天爽口暖身。喝糟鱼汤的时候,也恰逢春雨霏霏。

  太仓是鱼米之乡。米,自不待言了,太仓的仓,即是粮仓之意。鱼,有海鲜,江鲜,河鲜,湖鲜。大概还有塘鲜?塘鲜就是河鲜了,太仓人习惯将河称作塘的。这么多的鲜烩在一路,用一句老话来说,把眉毛也鲜掉了。还有春雨淅淅沥沥,好不自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