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免费资料大全 > “五世而斩”梨园行的家族势力

http://fashionaility.com/tzd/72.html

“五世而斩”梨园行的家族势力

时间:2019-08-05 22:22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由内容质量、互动评论、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,勋章级别越高(),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。

  原题目:“五世而斩”梨园行的家族势力

  点击蓝色字体京剧艺术一键关心

  梨园行历来有“五世而斩”的说法,那些大师名角,谁能打破这个咒骂,让艺术生命繁殖不停?谁的艺术又被这一魔咒扼杀?

  一个谭家半梨园

  说到梨园家族,最负盛名,也是无法绕过的,就是谭氏家族——穿越3个世纪,前后七代40余人的苦守,苦心孤诣且名满全国,不只是梨园行的骄傲,全国三百六十行,放在哪个行当都值得骄傲。

  谭家以谭鑫培为金字招牌,但其创始却由谭鑫培之父谭志道起头。谭志道有两个不得了的成就,先长短科班身世,成为汉戏演员,后又进入京剧界,成为京剧大腕。谭志道是武汉人,出于快乐喜爱唱上了武汉人的“本家戏”汉戏,老旦老生皆能,声音高亢犹如鹩鸟(本地俗称“叫皇帝”),得了个清脆的艺名“叫天”。1853年,承平天堂的烽火烧到了武汉,谭志道只能偕妻带子辗转逃到京城。京城可是京戏的全国,谭志道为了保住饭碗,只好半途转行,现学京戏,并进入程长庚掌管的三庆班。乡音难改,谭志道的唱腔里,一直有浓厚的武汉口音,这种发音方式反而让他异乎寻常。他与程长庚合作的《朱砂痣》,被时人赞为“双绝”。

  志道的独子谭鑫培,跟着父亲入京时才10岁,11岁就入小金奎班习武生和文武老生。5年后即出科,曾跟过良多梨园,转场唱野台子。1870年,谭鑫培23岁,碰到了伯乐程长庚。在三庆班,他仍以唱武戏为主,颇得“大老板”程长庚的赏识。程长庚发觉谭的嗓子很有潜力,在程的建议下,谭改唱老生。在三庆班,只需程长庚有戏,谭鑫培一场不落,从头看到尾,将程的拿手戏《战樊城》、

  《文昭关》等戏全学会了。程长庚在良多场所曾说过:“鑫培必成大天气。”武戏、老生戏,谭鑫培都已经向多人求教,且不生搬硬套,而是按照本人的环境采各家所长,为本人所用,所以他才能开创中国第一个老生门户——谭派。《定军山》里的宿将黄忠,本来是戴巾盔,谭鑫培按照本人瘦长的脸型,改为扎巾,手中的大刀也从头设想成金漆的象鼻子大刀。大刀下场和开打以及唱腔都有所立异,成为谭派代表剧目之一,以至被拍摄成中国第一部片子。他擅长400多场戏,却根基不演皇帝戏,由于他很大白本人的抽象不适合“戴黄帽”。这种扬长避短的自知之明,让他伶俐地选戏,也有目标地改戏。他演过的戏,良多都有大改动,是个名副其实的鼎新家。好比《失街亭》、《空城计》、《战承平》、《南阳关》等,由于他的改动而更有艺术生命,直到今天,我们在舞台上看到的这些戏码,还都是颠末谭鑫培的改良而定本的。

  谭鑫培将老生艺术规范化,不变了老生脚色在京剧中的地位,也将谭氏艺术推上高峰,谭氏子孙站在先人的肩膀上推陈出新。与父亲比拟,谭小培的职业生活生计似乎就没有那么风光了。他也是少小入行,却只能为名角挎刀,在尚小云、程砚秋的舞台上都呈现过。最风光的一次,就是1917年,与父亲在吉利园同台演《碰碑》,台上台下皆父子,一时传为嘉话。只是昔时父亲就归天了,谭小培在舞台上也暗淡了。

  谭小培对谭家最大的贡献就是培育出了儿子谭富英。谭富英既有家学,又拜爷爷的门生余叔岩为师,得谭派和余派的双重养分,唱腔俭朴天然,酣畅淋漓,被观众誉为“新谭派”。谭富英和爷爷很是相像,同样是从武戏改老生,又同样承继了爷爷斗胆鼎新的精力,把谭派戏的改良更进一步。就连舞台风流也承继了爷爷的衣钵。1935年,他在上海录制的片子《四郎探母》公开放映,这

  可是我国第一部无情节的京剧片子艺术片。正所谓戏如人生,谭富英擅长饰演豪杰,他本人也是风神俊美,扮上行头一表态,他就天然而然流显露一种不可一世的气焰,这种气焰让昔时的“谭迷”们骑虎难下,也让他成为老生戏的领甲士物,舞台生活生计更长达31年。

  谭富英长子谭元寿承继了家族的武生和老生保守,也是此刻谭氏家族的掌门人。而他的儿子谭孝曾和孙子谭正岩,也有声有色地走在先祖开创的道路上。谭家一门七代,维系着京剧保守,不因世事人事终结,矢志不渝的决心起了很大感化。谭正岩五六岁时就被带到后台看戏,他性格活跃,还同时喜好绘画、书法,可是为了家族艺术的传承,爷爷仍是把他带上了京剧的正轨。2006年10月,留念谭富英诞辰100周年的表演中,谭氏三代同时饰演《定军山》老黄忠。谭正岩本年30岁,台风沉着,气定神闲,一声穿云裂帛的谭腔响起:“老汉本年七十整,还要抖一抖我这老精力!”颇有大师风采。谭元寿以至曾经为谭正岩的儿女设想好了人生——若是谭正岩有儿子,也必然要走京剧这条路。

  梅花香自苦寒来

  梅兰芳走进梨园行,全赖祖父斥地了这条路。他的祖父梅巧玲,本来是个苦孩子,小时候被辗转销售,最终卖进了梨园子。凭着天资聪慧和吃苦进修,梅巧玲成为一名优良的青衣演员,三十几岁的时候起头掌管出名的四喜班。苦身世的梅巧玲历来为人厚道,常仗义疏财,最否决苛待同业,所以他很快在梨园行积累了普遍的人脉和号召力。光人好成不了魁首,必需戏好。梅巧玲绰号“胖巧玲”,面如满月,最适合雍容华贵的扮相,且念白文雅,更添加了几分贵族气。梅兰芳的典范《贵妃醉酒》就得了祖父的遗韵。梅巧玲两个儿子都入了梨园行,长子梅雨田是琴师,多年跟从谭鑫培;次子梅竹芬,老生小生都学过,最初归旦行承继父艺,可惜23岁时患病早逝,其时他的儿子梅兰芳只要3岁。

  小时候的梅兰芳没看出什么遗传的先天,两眼无神,笨嘴拙舌,天资极其泛泛,刚被送去学戏,《二进宫》里几句通俗的老腔,学了好久还念不出来,竟被教员送了回来。此次波折激发了梅兰芳的朝上进步心,他成为梨园子里最吃苦的学徒,致使于10岁就能登台唱《天仙配》了。由于父亲的早逝,梅兰芳受爷爷的影响更大。他和爷爷一样唱旦角,舞台气概同样的雍容大气,同样敢于改革,不拘成规,也同样对人厚道坦诚,在圈子里是众叛亲离的人物。

  “梅兰芳”成为梨园的一面大旗。他的9个孩子中, 季子梅葆玖承继了他的衣钵。10 岁华诞那天,梅葆玖学唱了一出《三娘教子》给来家拜会的客人听,父亲看他的嗓音和身材还不错,就请了师父起头培育。此刻,梅葆玖是梅派艺术竭尽全力的推广者。但要说起艺术成绩,梅葆玖仍是承继的多,立异的少,一直在父亲的名头下糊口。梅葆玖独一的姐姐梅葆玥,曾是出名的老生,只可惜

  早已分开舞台。此刻梅葆玖最可惜的就是梅派艺术在他的儿女里曾经没有传人了。究其缘由,梅兰芳对后代的教育很是开明,从来不限制,又很注重培育孩子们读书,孩子们凭乐趣和机缘进入了各行各业。对梨园来说,也许这是个丧失,但从人出发,以报酬本,才是培养人才的底子之道。

  为京剧传汉腔

  要在梨园家族里评出个“家族势力榜”,余氏家族必定进得了前三甲。

  余派的创始人余三胜,和谭志道一样,也是进京的汉剧演员。我们晓得,京剧的构成有一段漫长的汗青,徽班进京后,还履历了与秦腔、汉剧的融合,才构成了京剧艺术。而余三胜,就对徽汉合流有杰出贡献。余三胜、王洪贵、李六等汉剧名角进京后,为京城的戏曲舞台带来了“楚调新声”,徽剧和汉剧的融合天然而然地起头了。余三胜后来成为春台班的班主,对徽剧的做念唱打各方面都进行了鼎新,使一种新的戏曲形式——京剧呈现了,出于天性,余三胜在京剧中保留了汉剧的气概,开创了京剧中的汉派。

  余三胜的儿子余紫云严酷承继父亲的衣钵,虽然余三胜工老生而余紫云工花旦,但他承继了京剧汉派的演唱气概。1855年,余紫云出生时正值父亲处于艺术高峰,他从小耳濡目染,少小即拜梅兰芳的祖父梅巧玲为师,先习青衣,后演旦角。其时的戏评毫不鄙吝对他的赞誉,“唱功固臻妙境,不专属青衫之剧,如《戏凤》之李凤姐、《虹霓关》之丫环姿势横生。”由于师从梅兰芳祖父,余紫云常被称为“梅兰芳的前驱”。

  到了余紫云的儿子余叔岩, 余派艺术始至巅峰。余叔岩回归祖父文武老生之途, 又拜讲究音韵精确的吴联奎为师,所以小小年纪就敢以“小小余三胜”为艺名在京津一带的戏院登台,红极一时。而他的先天和造诣也确实没有辱没祖父的美名。不只勤恳, 小叔岩更以谦虚勤学闻名。其时的名家,不独武生和老生,凡是与他合作过的琴师、鼓师以至检场人、龙套,他都是不懂必问,丝毫没有明星架子。成名后, 人们将余叔岩称为“余派”, 他却直到晚年也声称本人师谭。功夫不负苦心人,1918年,余叔岩倒仓复出后,达到了他艺术生活生计的最高峰,与杨小楼、梅兰芳并称为梨园“三大贤”,成为老生戏的头牌。

  可惜余叔岩身体欠好,只红火了10年,到1928年,他就由于健康问题不克不及再做贸易表演了。不外,舞台上少了位表演艺术家,却呈现了一位戏剧理论家、社会勾当家和优良的业师。余叔岩丰硕的文化内涵包管了他做什么都很优良。理论研究,他和张伯驹合著《乱弹音韵辑要》,胡琴《老八板》文章和京剧老生演唱辑要演讲,都成为后世法程;作为师父,他的亲传门生只要“三小四少”7小我,可他们无不是名满全国, 好比孟小冬、谭富英、李少春等,师法余派的梨园人物不可胜数,颇有点“子授业三千,贤者七十二”的风采。

  余叔岩只生有三个女儿,余派艺术因此也没有了余姓承继人,此其憾也。

 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

  谭派、梅派和余派的灿烂,终究只是少数,更多梨园名角的艺术传承,仍是被“五世而斩”的说法言中,无论是成心仍是无意,绝大部门名家的艺术保守没有跨越五代。

  “四大名旦”之一的尚小云膝下有三个儿子:长子尚长春,次子尚长麟和三子尚长荣,在父亲的影响下,他们纷纷投身梨园,老迈学了武生,老二承继了父亲的花旦,老三则是花脸名家。不外这个京剧世家中,父亲、长子和次子均已故去,只要三子尚长荣还在。尚长荣有三个儿子、两个孙子,可是他们都没有处置戏曲工作。尚长荣不认为意。对他来说,儿孙们能更普遍地选择本人的人

  生之路,是一件功德,他该当尊重他们的选择。

  另一名旦荀慧生,开明世人皆知,他有一句天经地义是“演脚色不要演我,学我不要仿照我”,因此他留给荀派传人的成长空间之大是梨园界所公认的。荀慧生本来家眷浩繁,可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使他数日之内痛失母亲、兄嫂、后代共7位亲人,冲击之大,无以言表。幸而长子荀令香承继了父亲的艺术,曾博得“五小名旦”的佳誉,已于1992年病逝。荀令香的后代中,长子荀皓佳耦分

  别是武生和武旦,其余后代均未从艺,孙辈中只要一人处置这个行当,却泯然世人。

  梨园曾有“十净九裘”的说法,这个“裘”指的就是裘盛戎。其实裘氏家族已经是梨园大师族。裘盛戎的父亲裘桂仙是清末民初出名的净角,弟弟裘世戎是出名的花脸,昔时这三位可是被誉为“裘门三杰”的。盛戎长子少戎也是花脸,却受制于癌症,39岁就归天了。少戎的儿子裘继戎仍然活跃在舞台上,盛戎的小女儿裘芸最怕戏迷们拿她与父亲比拟,可是在父兄归天后,她感应了本人肩上的义务。现在,半路落发的裘芸只能在票友里占领一席之地了。

  谭氏家族的灿烂传承,哪个不爱慕?可是本人的后人可以或许走出梨园,参与到更普遍的社会糊口中,也未尝不是一件功德。所以尚长荣、裘盛荣对儿孙们的选择从来不干涉。

  家传为何式微?

  1949年以前,梨园界各行当的几大门派几乎都是以家族承继的形式呈现,这与他们社会边缘群体的身份相关系。虽然名家们多有人捧,但社会情况总体上对“伶人们”是鄙夷的,只要金字塔尖上的几小我能进入上流社会,而一般家庭,不到其实养不起孩子的境界是不会把孩子送到梨园子里的。梅兰芳学戏时,他的大伯就曾但愿侄子能离开这个“下九流”的行当,堂堂正正地做人。

  台上声声叫好不克不及掩盖人去屋空时的落寞,所以演员们打交道最多的仍是本行业的人。这种情况决定了梨园后人们从出生到成长,京戏的味道渗入进了他们的精力和骨髓。从耳濡目染到入行学戏,对他们来说是天然而然的,成功的可能性天然也更高。

  还有一个很主要的缘由就是,想成为大师,就必需广纳博采,多接收别人的长处,把各个行当畅通领悟贯通,为我所用,谭鑫培、梅兰芳、余叔岩莫不如是。他们除了秉承家学,还能走落发门,投身其他名师。这种各家族之间的“串人才”的培育体例,使家族模式越来越安稳。而梨园中人连合合作,彼此协助彼此补台,相互仿佛一家人,各家族之间一荣俱荣,使家族劣势能够发扬光大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梨园子改成了剧团制,走行政路线,演戏也越来越消减了这个行当异乎寻常的职业特点。“人戏不分”、“人戏一体”的环境越来越少了。虽然演员的地位提高了, 但艺术创作、艺术熏陶的温床——艺术空气淡了,演员们的儿女也能够像其他所有行业的人一样,更普遍、更自在的选择本人的抱负人生。而演员的培育体例也由家族培育、梨园子培育改变成了学校培育,各地的戏曲学校、戏曲学院代替了梨园子,成为培育戏曲人才的随波逐流。这就成为梨园家族相传慢慢削减的最次要缘由。当演艺行业成为公共事业后,各家族之间的帮衬也少了,家族劣势越来越淡化。

  前往搜狐,查看更多